做养殖有失败的,也有成功的,失败有失败的原因。但能赚钱的,自然有赚钱的门道。养殖大户们除了对国家政策及行情有详细的了解之外,其实更多的是在经营上。经营不善是养殖失败的主要原因。下面,我们来分析几个凭借独特经营实现年赚百万的案例。


一 懂用户  懂市场 

80后陈祁睿是厦门岛内人,高考后就出国读大学。大学毕业后,陈祁睿回到厦门,从小职员做起,用近6年的时间,成为知名公司高管,生活稳定,前途无限。

被“健康饮食”的想法打动,祁睿辞掉工作依然回老家租了40亩开始养殖中华宫廷黄鸡。虽然因不懂技术导致首次失败,经过学习终于掌握了鸡的习性和疾病防治,第二批中华宫廷黄鸡已经开始上市。

总结2点成功经验:

1、懂用户痛点。当前用户对健康安全的食品比较重视,因此,为了保证鸡肉的品质,陈祁睿控制养殖规模,同时坚决杜绝使用抗生素,不采取笼养方式,也不用饲料,让贡鸡在纯天然的环境中自然生长。
2、产品要有市场。没有市场或者知名度的产品做起来需要花大笔的钱做市场教育。陈祁睿选择的是“黄鸡”产品,此产品在市场有一定的知名度。


二、打造产供销模式

2012年,在外漂泊近20年的叶峰回到家乡,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路。叶峰投资440万元建起了山羊的养殖基地。目前已有23家山羊养殖户加入,发展山羊3000多只,合作社年产值达500多万元。

总结2点他的成功经验:

1、做大规模,通过规模做效益,他们吸引山羊养殖户的加入;
2、做出产销模式:牵头成立了茂源山羊养殖专业合作社,从选种配种到疾病防治,从牧草种植到山羊销售,茂源合作社提供全程服务,逐渐探索出“基地+专业合作社+农户”的运作模式,走出了“产、供、销一体化,牧、工、贸一条龙”的发展新路子。


三、延伸单品产业链

东陈乡是浙东白鹅的主产地,养鹅大户严积良是东陈乡南堡村人。他在南堡村办有养鹅场,专门养殖种鹅。而严积良名下的积良大白鹅有限公司采用基地加农户的模式,现有种鹅4万羽,孵化室2000平方米,年出苗鹅120万羽。他推出的“红烧老鹅煲”,上个月经《东南商报》报道、多家媒体转载后,一度成为美食“网红”。

据介绍,种鹅养殖三年以上就开始淘汰,有些售往广东、安徽等地,制成广东烧鹅、卤水鹅等。如何就近消化种鹅,延长自己的白鹅产业链,一直是严积良思考的问题。去年他邀请乡村厨师,在新花鸟市场边上开起饭店,隆重推出招牌菜红烧老鹅煲。

总结2点成功经验:

1、农产品+餐饮模式,单独销售农产品难度很困难。通过跨界之后,就能激活农产品的新市场。
2、预定模式。采用预定模式可以减轻供应链的成本,也可以提高用户体验,确保客户留存。


四、控制经营成本

李贤余是安徽六安市狮子岗乡人,年轻时他很早就出去打工,在城里从事建筑行业,经过奋斗,也有了自己的施工队伍,搞建筑那些年他积攒了日后从事养殖业的第一桶金。2001年,李贤余决定回家搞养殖业。几经失败,李贤余终于选定了“养水牛”

为了控制成本,转变经营方式,李贤余不用饲料喂牛,而是用草喂牛。李贤余以每亩150元的年租金,承包了当地荒地近3000亩,种植玉米、黑麦草、墨西哥玉米草等。这样不仅节约了成本还是促进生态养殖模式。
“种植牧草喂牛成本不高,一亩黑麦草每年可收割五六次,产量可高达10000公斤以上。”李贤余说到,正是由于种植牧草喂牛,他才能坚持这么多年不亏本,每头牛的利润可达5000元以上。

总结2点成功经验:

1、养殖业本身是一个薄利的行业,必须要降低成本,提升规模才能赚到钱;
2、做大规模才可以拿到国家的相关补贴。李贤余的养殖场还获得南方草地畜牧业推进项目补贴250万元,为他下一步发展提供了资金支持。


五、多元化经营

思路决定出路!
看中绿色食品,大学生猪倌刘德斌投入60多万元新修了一个养猪场,购买了80头仔猪,以桔梗、玉米、苕粉配制成的猪食喂养仔猪,刘德斌养的住每斤能卖到18元,目前基本上是供不应求。

刘德斌采用生态养殖的方式,就是不喂饲料,并将猪在野外放养,将家养与放养结合起来。同时,刘德斌成功申请了“无公害猪肉”证书。接着,他建立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,编写了图文并茂的销售信息,并在朋友圈中发布。刘德斌又将猪圈进行改造,在猪圈下深挖了化粪池,对猪粪进行发酵处理。沼液通过管道流入田间地头,为村里1000多亩柑橘树的生长提供肥料;沼渣用于生产有机肥;沼气可生火做饭。如今,走进养猪场都闻不到臭味。

总结3点成功经验:

1、生态链的打造,养殖是一个生态链,包括品种、养殖方式、环保、销售渠道等产业链组建;
2、提高用户体验,让用户了解养殖的产品是安全、可靠的,提升用户的粘连和信心;
3、要有生态环保意识。这对养殖大户来说特别重要。